每天,黎錕守著他的述古人文書店,守望心中的那份理想。
  本報記者 劉銀艷 攝
  本報記者 劉銀艷
  在長沙市解放路定王台書市正對馬路的那排小店里,與身邊各色時裝、音像店相比,“述古人文書店”是門臉最小的那個。但深咖啡底的門楣上,6個雋秀的白色隸體店名,卻足以顯得與眾不同。
  幾盞簡單的日光燈,靠牆兩長排滿滿噹噹的書架,店中間碼著厚厚的書牆,留出兩條狹長的過道剛夠轉身,就構成了這個書店的全部。
  記者第一次去見述古的老闆黎錕,不在。有個戴眼鏡的中年人也來找他:“我來拿黎老闆幫我留的兩本古建築書。”
  “您的QQ網名?”守店的小妹問。
  “麓山飛檐。”
  “暗號”對上,小妹從店後倉庫里拿出兩本書。雖是新書,但都打了五折,中年人結賬後滿意而去。
  線上訂書,線下取書,或快遞寄送,看來已成為這個書店的常態。貼在牆上的述古讀書QQ群號、微信號、微博、豆瓣網述古讀書小組地址等,讓它與外界連接出無限多可能。
  述古讀書QQ群已有700多個鐵桿粉絲,書友覆蓋全國一多半省份,95%都到過述古買過書。
  11月15日,記者再次造訪。黎錕剛從城南趕回來,一個剛結識的書友想開一個旅游書吧,請他去指導選書和開店事宜。一個多星期來,他就“泡”在這件事里了。
  “別的行業都怕增加競爭對手,我們開書店的,就巴不得多一個,長沙的書店,越來越少,都讓位給網上書城了。”黎錕跟記者首先開聊的,就是長沙這幾年關張的實體小書店有多少,他說,關得多了,難免有點兔死狐悲的感覺。
  現在黎錕的心態淡然了許多,“開書店,本就不是為賺很多錢,雖然大環境差點,把自己的事做好就行。”目前述古一個月銷書5000多本,而且由於大多是各大出版社庫存書,一般折扣為4至5折。
  “我的書店,定位市民中的文史哲愛好者,有面向書蟲書痴的小眾典籍,但大部分是人文及科普之類讀本。”黎錕說,他的書店有兩個最,一是在長沙的書店中,更新最快,每個月更新600餘個品種;二是選書最講究,店里至少有40%以上的書不與任何一家書店雷同。
  不管多忙,每隔10天,黎錕必把新到的一兩百個品種作成目錄,書名、簡介、定價、折扣,一目瞭然,發到豆瓣網上的述古讀書小組,也通過QQ和微信逐一發給述古書友們,“書友讀書的速度肯定沒我進書的速度快。”
  “長沙城裡的讀書人,不曉得述古的,恐怕不多。”正在店里翻閱書籍的徐老先生告訴記者,他也愛買書,但必是非常打動自己的書,“在述古,時常會有驚喜,每次遇到好書,那是一種‘淘金’般的感覺。”
  黎錕本是長沙市郵政局的一名職員,一直愛買書藏書,有一天突然覺得,自己老往別人家書店跑,何不自己開一個? 2003年,他辭職開起了書店,不久即搬至定王台,至今述古已在定王台堅守11年。
  黎錕現在唯一感到遺憾的,就是店太小,無法滿足眾多書友聚會交流的願望:“要是哪個社區有閑置的場地,免費用作述古讀書沙龍,述古可以負責打造一個免費的社區圖書館,兩全其美。我期待這樣的合作,上海早有這樣的模式,還救了不少小書店。”
  ■記者手記
  實體小書店是一個城市的文化符號,如果這樣的文化符號變少,這個城市就會少了很多內涵。為像黎錕這樣堅守在這個文化陣地上的小書店店主點一個贊,也期待政府和社會為他們提供更多的扶持。  (原標題:述古人文書店:店小名聲大)
創作者介紹

new york

sl64slish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